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根亲文化 > 正文

忆母亲——大连市甘井子区工商联文长礼

2016-8-3 9:20:10  来源:0°零度新闻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忆 母 亲
大连市甘井子区工商联 文 长 礼

    我的母亲朱凤花,1939年11月出生于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双台沟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因为家境贫寒,上不了学,为了生计,9岁随父母到吉林谋生。待了8年,恶劣的生活环境和水土不服,让母亲年轻时患上了风湿骨病,她的其他兄弟姐妹也患上了各种疾病,举家被迫迁回大连。在与父亲结婚后,面对同样穷困的家庭,母亲勤俭持家,和父亲一起艰难地拉扯4个儿女长大成人。从1960年大哥出生,到1967年我出生,那些年,全家仅靠父亲在石场打石头、在菜园子干农活和母亲在生产队干活挣点微薄收入养家糊口,每年还都要欠债度日。1979年母亲又得了心脏病。接着,恢复高考后,大哥考上了辽宁大学,是当时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大哥分配到辽宁硅酸盐研究所,之后又因大嫂在沈阳,夫妻两地分居,大哥又调回辽宁大学任教;1984年,父母为二哥盖房子,娶妻;1985年,家里又翻建老房子;1986年姐姐结婚,母亲不得不放弃工作,回家全力打理着家务。
 

    我是家里的老疙瘩(最小的子女),因为家境贫寒,我8岁就跟母亲学会了洗衣服,放学后,经常随母亲到家后面的井台上洗衣服,而今,老房子早已动迁,而那口井还在,记忆还在!12岁,我跟姐姐学会了绣花,用花绷子把布绷好,用红色和蓝色圆珠笔描好图案,然后开始刺绣。16岁跟着姐姐又学会了织毛衣,跟妈妈学会了使用缝纫机,这为我以后简朴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时,家里虽然贫困,但我们生活得很快乐,因为母亲和父亲时刻教育儿女们要艰苦朴素,勤俭过日子。那时,二哥捡着大哥剩下的衣服穿,我就捡姐姐剩下的衣服穿,虽然瘦点,穿上又不太得体,但,我却觉得很舒服。记得,我10岁那年,我感冒了,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妈妈就等着院里养的鸡下蛋,由于家境贫寒,人都勉强吃饱,鸡都没有什么食物喂养,产蛋就特别少,那天等到下午才下一个鸡蛋,母亲赶紧拾点柴火用饭勺将鸡蛋煎给我吃,尽管没有放一滴油(家里年底炼的猪油太少,只能过节或者家人都在时,隔三差五才能放点油)可吃起来特香啊,病也好了一半。

    那些年,别人家都能吃上馒头,过节能吃上饺子,可是我们家吃不上细粮,攒着点白面还要等着过年能吃上一顿饺子。1982年的夏季,老家附近的军营住上了部队,部队的伙食除了馒头就是米饭,放学后我到军营附近玩,看到刚蒸好的馒头,我好馋,于是,就在附近找了根竹竿,顺着厨房的窗户伸进去,插上一个馒头,跑到很远偷偷地吃了。当时,也想送回家给妈妈吃,但怕妈妈责骂我,不敢送回去。春节到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拿着父母给买的鞭炮出去燃放,父亲给我们家就买了2盘100响的鞭炮,我偷偷拆了几个拿出去燃放,被父亲打了一记耳光。1983年,父亲带领哥哥姐姐到海边编织海带被(用于冬季建筑工程防冻)卖,家里条件开始逐渐改善。那是当年秋冬时节,我周末放学在家,给家里挖菜窖(北方冬季储存蔬菜的土窖),妈妈破天荒第一次买了挂面给我吃,我当时一口气吃了6大碗啊!妈妈说,这是把孩子“卡等”(方言,意思是亏营养)坏了。那时,我不羡慕别人家吃的好,我觉得我们有饭吃,能吃饱就行!

    1988年我参加工作,在团区委担任城区部长,后来又任学校部长,第一个月,拿到实习工资78元时,我兴奋地交给母亲,告诉她:儿开始挣钱了,能帮家里分担责任了!半年实习结束后,工资调整为125元,我交给母亲时,母亲让我去买套衣服吧,正好要过年了,当时我参加工作穿的还是过去学生时的衣服,于是,我就花了125元买了套西装,这是我第一次花钱给自己买东西!1989年,当时大部分家庭已经普及彩电了,我家连黑白电视都没有,团区委的领导知道后,就把单位的一台45英寸的黑白电视以50元的价格卖给了我,从此,父母就可以看上电视了!

    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母亲在慢慢变老,身体却每况愈下,命运更是在无情地摧残着她!1987年7月14日,在辽宁大学任教的大哥,在学校露天游泳池游泳时意外溺亡,留下年仅3岁的儿子和妻子。当时我正在大连工学院机械分院(现在的大连大学)就读,父母去不了,就让我和二哥去。没有钱,我就向同宿舍的同学借了50元,坐当晚大连开往三棵树的列车赶赴沈阳,没有座位,我在车上站了整整一夜,在车上我就把道路打听清楚了,下了车直接就找到了“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一段15号”的大哥家,而二哥没有找到,又返回大连了。这次去沈阳料理大哥的后事,让我重新了解了大哥的生活,也坚定了我承担未来家庭重担的决心!
    
    以前,我总抱怨大哥,父母花钱供你上大学,你毕业又有工作,为什么不给家里些钱,让父母吃点好的、穿点好的、用点好的啊。有了这样的想法,每年大哥假期或过年回来,我都拉长了脸。1986年春节,大哥大嫂带着孩子回来过节,当时我们家是三间房,父母住一间,我在中间,大哥大嫂住在里屋,为了不让我这个不懂事的弟弟挑剔,在寒冷的冬夜,大哥和大嫂从窗户把孩子抱出去大小便。当我到了大哥在沈阳的家,我一切都明白了,是我错怪了大哥!大哥没有自己的房子,婚后就跟大嫂住在她岳母的房子里,40平米的筒子房,一进屋是厨房和厕所,中间是一间小屋,他岳母住着,里面是上下铺,他们夫妻住在下铺,上面是他的妻弟,大哥就在这样的环境生活着,多么不易!他哪有什么积蓄啊!此情此景让我泪流满面,悲痛欲绝!而内心的愧疚,再也不能向大哥述说!

   1991年5月,我结婚了。1992年7月,儿子刚出生不久就患上新生儿肺炎,妻子也患上急性乳腺炎,父亲又得了脑血栓中风偏瘫,我一天要跑三家医院,妇产医院、儿童医院、解放军214医院,白天我既要忙碌工作,又要给他们送饭,晚上还要到214医院照顾父亲,经常彻夜不眠。在接下来的5年,父亲每年都住一两次医院,我利用中午时间给父亲送饭,晚上都是我照顾他。基本康复回到家里,我每周一三五和周末都要回家照顾父亲,每当遇到大雨天,我必须回家,把爸爸的褥子拿出来,放到窗前的水泥地面上,自己就穿着短裤,站在上面,借着雨水把褥子洗出来,因为妈妈身体不好,不能拆洗被褥,我淋些雨没事,把爸爸的被褥洗干净就能减轻母亲的负担!有一天,我中午回家想给父母做饭,可是妈妈心疼我,自己跪在地上给父亲做饭,看到这个情景,我的心都要碎了,是儿女不再身边才让母亲遭这样的罪呀!

    1997年,脑血栓瘫痪5年的父亲撒手人寰。期间,母亲的同胞哥哥、姐姐、妹妹也相继病逝,每个家庭都失去2位亲人,一奶同胞的6个姊妹就剩下母亲一个。在经历了中年丧子、晚年丧夫、兄妹离世的巨大痛苦的同时,母亲又饱受着病痛地无情折磨,类风湿、双侧股骨头坏死、糖尿病、高血压、肝血管瘤、肝腹水、风湿性心脏病、房颤、慢性阻塞性肺源性心脏病等,每一种疾病都让人难以承受,而母亲,却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同病魔顽强地抗争!30多年的病痛,慢慢侵噬着她的肌体,病情一年比一年加重,我们都能想象到母亲的痛苦。父亲卧床的几年,大多数时间都是母亲带病照顾着父亲,因为工作,我没有时刻在父母身边,让母亲受了太多的苦啊!即使是这样,母亲总把微笑留给我们,把痛苦留给了自己。从大哥去世那天开始,母亲就开始抽烟了,我们都知道她内心痛苦,父亲的离世,母亲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嘱咐我们要保重身体,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逞强,她告诉我们,好的身体就是福分啊!

     记得从我懂事时起,每次吃饭,母亲都是最后一个吃,等孩子们都吃饱了她再吃,家里的衣服都是哥哥穿完了给弟弟、妹妹,几乎每件衣服都是母亲亲手改做的,儿女们生病住院,都是母亲彻夜守候在病床前,几天几夜没有合眼,没有及时吃上饭呐!从小母亲就教育我们要勤俭过日子,踏踏实实做人,靠勤劳双手养活自己。尽管母亲没有上过学,但,她时刻嘱咐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靠知识改变命运。小学时,因为老师经常体罚我,我就不愿意读书,开始厌学,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后三位,每次考完试,都要挨父亲一顿揍。曾经有一次,我躲在家后面的麦梗堆里待了一夜,母亲找了一晚上。第二天,她见到我就抱着我哭了,她说你要好好学习,不是为父母,不是为老师,而是为自己的前途!为了让我体验生活,母亲让我利用初中、高中的假期,替父亲到生产队干农活。在她的教育下,我们懂得了母亲的苦心,明白了生活的艰辛,坚定了为父母争光的信心。于是,我的学习成绩 快速提升,初中一直名列班级前2名,高中一直名列前茅,并以较好的成绩考上高等学府。一家兄妹4个,出了两个大学生,在当地被传为佳话,但母亲在乎的不是邻居羡慕的眼神,她只在乎能够真的让儿女健康成长、成才!

    我读大学时,家里把仅有的50元钱给了我,妈妈亲自为我缝制了被褥,父亲和我坐火车到大连站,然后步行走到学校报到,接着又走到宿舍,共走了2个小时的路!我知道家里困难,大学期间,我没有吃过一顿熟菜,每顿饭都是馒头(米饭)就着豆腐乳,有的同学好心为我买饭菜,我都谢绝了!每天中午吃饭,我拿着馒头就去图书馆,边吃饭边看书,我喜欢看书,愿意学习,更主要的是躲开学生们的眼!当时,我现在的爱人还在在农村生产队当小工,她没有考上大学,直接回家务农,利用每月攒下的工钱,一个月给我邮20元钱,刚好够我买馒头吃的,所以,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她做我的妻子,尽管她还是农村人,没有学历,又是个普通的小工,可是,我不能忘恩!我要用一生去感激和回报。

    为了省钱,我大学期间还一直用高中时候订的学生月票,穿的是姐夫单位运动会发的运动服。有一次周末回家,母亲看我饿的脸色不好,就用猪大油炒咸萝卜装到一个罐头瓶里,让我带到学校,这瓶菜我整整吃了半个月,后来都发霉了,我还是舍不得扔了,因为这里盛满了母亲对儿的爱!我知道家里的难,读书的苦,所以,我勤奋学习,为的是毕业后找到好的工作,孝敬父母,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可惜母亲和爸爸走得太早,没有享到更多的福,至今,我仍然非常愧疚!

    母亲,您是个平凡的母亲,您更是个伟大的母亲,您用真诚的母爱养育着儿女,相夫教子;您用坚强的毅力抗争着命运,从不气馁。生活给予您太多的痛苦,却没有眷顾您的身体!可是,无论面临怎样的悲伤与痛苦,您仍然笑对人生,您常说“活到现在,死了也值的”,但儿女们多么希望您能健康长寿啊!10年前都是我照顾父母,自从父亲去世后,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开始回家帮我照顾着母亲,每个周六周日,我都要放下一切事务,带着妻儿回家和母亲待上两天,在家住上一夜,为母亲洗洗脚,按按摩;每当过节,我们都会带着儿女来到母亲身边,外面风景再美,也没有家里温馨安全!有妈有家,有妈在,我们永远是孩子,有妈在,妈就是我们的主心骨啊!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母亲不在了,做儿子、做女儿的也做到头了。 

    近11年来,母亲每年都要入院治疗,从开始一年住2次院,住3次院,到后来一年住7次院,很多次都是先进重症监护室再转入普通病房。今年春节母亲在医院连续住了一个多月,第一次全家在医院过春节,从小年到正月十五,那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啊!母亲总是怕儿女花钱,经常要坚持到一定程度才住院。为了省钱,在后期治疗过程中,她甚至要求大夫放弃治疗!因为哥哥姐姐都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母亲住院和日常的费用都由我来承担。这10几年来,平均每次住院我都要自费1万元,最多的一年自费6.8万元,那一年,在领导干部重大事宜申报中,我的全年收入是6.7万元。作为工薪家庭,我没有留下积蓄,我想的是,如果通过治疗能让母亲再多活10年,我会倾尽我的所有,因为是母亲给了我生命,是妈给了我一切!!母亲住院这些年,我的岗位也在变化,1990年我从区团委调到教育局,在教育局工作了18年,从科员到副处,2008年,我调到周水子街道,任办事处副主任,2012年又调到兴华街道任副主任,2012年12月,我调到工商联任主席。我每走一步,母亲都经常提醒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要给家里抹黑!不要辜负亲戚朋友和领导对我的期望!我时刻记住母亲的话,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工商联工作的三年,我就走访了570家企业,1000余次,为企业办事260多件,我几乎每天都在企业!为企业牵线搭桥,为企业排忧解难,为的是母亲的嘱托,为的是尽职尽责,为的是责任担当!

    2002年,区委组织部派我到公安分局挂职锻炼。2006年,市委组织部选派我到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挂职锻炼,任区长助理。挂职的三个月,我走访20个村镇、8所学校、4个重点项目,为政府提供了教育和社会发展的报告两篇。2008年至2010年,我在东北财经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13年至2015年,我在辽宁省委党校获得研究生学历。不断地学习和进修,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见识,让我更加从容应对着不同岗位的要求,也让我对工作多了份执着!

    这些年,母亲住院,我们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亲戚朋友,是母亲嘱咐我们不要给他人添麻烦!妈妈,您虽然没有给儿孙留下多少物质财富,但,您却给儿女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您对家人的爱,您对儿孙的教诲,您对生活乐观的精神,您不畏困难和抗争病魔的坚强意志,永远激励着儿孙乐观奋进。
 

    妈妈,您太累了,30年与病魔顽强抗争,您耗尽心血,精疲力尽,到后期,您全身肿胀,腿肿得已有两倍常人的腿那么粗,部分肌肉也坏死了,每次我都是含着眼泪给母亲洗脚、按摩!您不能在饭桌前同儿女们一起吃饭,只能坐在床边让儿女照料着吃饭。母亲大小便不能自理,我和妻子就买尿不湿给母亲用,到母亲走的时候,我们整整买了一卡车的尿不湿!有一天,母亲对我说“长礼啊,我现在不行了,要靠人伺候拉尿了”我说“妈妈,我小的时候都是您每天为我接屎接尿,没有白天黑夜,才把我拉扯大的,现在该我回报您了,伺候您是儿女该做的”临终前的一周,母亲已经站不住,躺不下,只能坐着,一天躺下的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母亲说,她多想躺一会啊!有时连抬头看我们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一次母亲要站一会,她病弱的身躯,没有一点力气支撑啊!母亲紧紧抓住我的腰肌,我搀扶着她,靠在我的胸膛,她才勉强站立一会的,而后,母亲再也站不起来了,我心如刀割!儿的胸膛时刻为母亲准备着啊!

   7月14日下午3时12分,1987年的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大哥意外过世,您也在这个时刻走了,我们知道您想大哥和爸爸了,最关键的是,您再也不用那么累了,可以好好地休息了!妈妈,我们爱您!妈妈,您一路走好!妈妈,儿女们永远怀念您!

    来源链接:http://www.zgzbxw.com/act/2016/08/01925023763.html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