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化传播网--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河南文化传播网 > 考古发现 > 正文

2016年河南五大考古新发现出炉 荥阳明代周懿王壁画墓上榜单

2017-3-29 8:21:45  来源:河南文化传播网  作者:  编辑:刘海岑

3月28日,由省文物考古学会和《华夏考古》编辑部主办的2016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名单新鲜出炉。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新郑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洛阳西朱村曹魏墓、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荥阳明代周懿王壁画墓入选。

  省文物局副局长马萧林介绍,2016年度全省的考古发掘项目总计有130多项,大部分都是抢救性发掘为主、主动性发掘为辅,此次入选的五大考古新发现,除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为主动性发掘外,其他四项都是在配合城市基建背景下发现的。

  此次五大考古新发现,从区域上来说,四项发现集中在郑州、洛阳,一项在安阳,主要还是在我省文物发现的重点区域。从年代序列上看相对靠后,最早的是商代晚期,而明代考古发现是第一次入选。明代的考古发现,不止在河南,在整个考古界都是弱项。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执行会长孙新民说,目前,文物部门和当地政府已经对洛阳西朱村曹魏墓、荥阳明代周懿王壁画墓进行原址保护,具体方案正在论证,而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则位于国家大遗址公园内,这三个项目将来都有望对公众开放。

  相关链接

  1.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

  该遗址位于安阳市中华路北段辛店集西南地,东苏度村北地。经过发掘发现有商代晚期的商代灰坑、房址、窑址、道路等,还有多处功能铸铜相关遗迹。

  2.新郑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

  首次发现战国时期郑韩故城的瓮城,对研究中国早期城市防御体系具有重大意义。此外,发现的道路从春秋战国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为研究新郑城市的沿革和变迁提供了实物资料。

  3.洛阳西朱村曹魏墓

  洛阳市西朱村曹魏墓规模宏大,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这些出土随葬品与洛阳正始八年墓、曹休墓出土部分器物有明显的相似之处,显示出该墓应是曹魏时期皇家墓葬,为研究曹魏时期高等级墓葬提供了珍贵史料。

  4.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

  2012~2015年,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遗址的发掘清晰展示了曹魏和北魏王朝宫城核心建筑的具体形态和整体格局。随后,考古人员在太极殿宫院西南角进行发掘,获得汉代、魏晋、北魏至北朝晚期等不同时期的各类遗迹,彰显了太极殿“建中立极”的建筑理念。

  5.荥阳明代周懿王壁画墓

  周懿王壁画墓位于荥阳市贾峪镇鲁庄村,是目前国内首次通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明代亲王级壁画墓。周懿王墓及其祔葬墓的排序方法系国内首见,解决了明代周藩亲王墓位的排序问题,推翻了历代文献的记载。

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

  辛店遗址位于安阳市中华路北段辛店集西南地,东苏度村北地。经过发掘发现有商代晚期的商代灰坑63处,商代房址5处,商代窑址2处,商代道路2条,功能铸铜相关遗迹多处。遗址内出土数量丰富的陶范、磨石、窑壁、炉壁等与铸铜有关的遗物。在本次墓葬出土的一些青铜器上,发现有“天”、“戈”字铭文,这两个商代氏族在殷墟及其以外的地区都有发现,是商代重要的与铸铜有关的氏族。

  学术价值: 1、辛店村商代晚期大型族邑聚落与铸铜遗址,其年代属于殷墟文化分期中的二期至四期,是在安阳市以北安阳县区域内的第一次发现,对研究殷墟布局及影响提供了新的资料。2、辛店村商代晚期文化遗址是殷都东北方向一处重要的军事、政治屏障,护卫着殷都的安全。它的性质应属于“大殷墟”范畴,殷墟中心文化遗址及周边同一时期相同的文化遗址共同构成了“大殷墟”文化。3、从出土的陶范残块来看,辛店遗址是当时青铜礼器重要的生产基地。殷墟之外铸铜作坊的发现,表明青铜文明已深入影响到殷墟附近重要的族邑聚落。同时也说明,在殷墟时期青铜器铸造技术不断得到推广,影响扩大,一批专门以青铜器铸造、销售与交换为职业的手工业生产族群已经形成。特别是本次考古中发现有“天”“戈”等青铜器铭文,表明这两个族群应该与铸铜有着密切的关系。“天”、“戈”等族在商代晚期影响较大,在殷墟铁四路、戚家庄、刘家庄、大司空村等地,甚至殷墟之外的洛阳、山东都发现有这两个氏族的身影。

  新郑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

  据《左传》、《史记》等古籍记载,郑都当时有皇门、纯门、时门、师之梁门、 门、渠门、东门、北门、旧北门、仓门、墓门、闺门、桔秩之门等城门,经调查郑韩故城城墙现有20余处缺口,其中不少应为城门的位置,但截止到现在,尚未通过考古发掘确定一处。

  2016年初,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新郑工作站为配合郑韩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在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对位于郑韩故城东城北城墙与隔城墙交接处的一处缺口进行发掘。发现城墙的主体部分仍是春秋时期修建的,在战国时期对墙体有了大面积的修补,在城墙缺口外侧约50米处,发现了一道大致呈东南-西北走向的夯土墙基,墙基顶部现保留宽度约15米,高度约在2米,长度约为70米。这条夯土墙基和城墙缺口两侧向外突出的墙体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完整的瓮城体系。在春秋时期道路的东侧发现了一条深约4米的壕沟,宽度有14米左右,壕沟内填满了淤土,从清理的情况看,这条壕沟和道路并行进入了城内,初步推测应和当时城市的排水系统有关。

  学术价值:1、通过对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的考古钻探和发掘,首次发现战国时期郑韩故城的瓮城,为研究中国早期城市防御体系具有重大意义。2、基本廓清了郑韩故城北城门的结构,从目前情况看城门由两部分构成,下穿的门洞及壕沟。壕沟因地制宜而设,结合文献中对郑韩故城城门的相关记载,或可推定其为“渠门”所在。3、发现的道路从春秋战国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为研究新郑城市的沿革和变迁提供了实物资料。

  洛阳西朱村曹魏墓

  墓葬位于洛阳市寇店镇西朱村南约650米,汉魏洛阳城南约18千米。墓葬地处万安山北麓的缓坡上,西侧距曹魏时期圜丘遗址(俗称“禹宿谷堆”)约2.5千米。墓葬于2015年7月在西朱村村民迁坟过程中被发现,因存在被盗掘的隐患,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发现大型两座墓葬(编号M1、M2),对遭到破坏的M1进行了考古发掘。

  M1为长斜坡墓道明券墓,出土陶器、铁器、铜器、漆木器、骨器和玉石器等共计约400余件。陶器可见器型有俑、鸡、狗、猪、灶、井、磨、房、四系罐、盘、勺、炉、灯等,另外出土了数件铁质帐构和八件石质帐座,石壁4件,石圭1件。墓葬还出土刻铭石牌共计200余件。文字内容为随葬品的清单,内容丰富,包括衣衾、葬仪、器用、陈设、文房用具、梳妆用具及饰品、食物、戏具、杂具等十几个门类,石牌的尺寸及书写内容、格式和“曹操墓”所出刻铭石牌相似。

  曹魏政权存在时间短,明确为曹魏时期的墓葬在全国范围内发现较少,M1虽被盗掘严重,仍然出土了一批重要的遗物。此次考古发现,为曹魏时期的陵墓制度研究,以及曹魏时期高等级墓葬的葬制提供了重要参考,同时也为理解曹魏时期都城、陵墓和祭祀遗址的关系提供了新的认识。西朱村M1墓葬出土的200余件刻铭石牌,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为复原墓葬的随葬品组合和丧葬礼仪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洛阳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

  2012——2015年,洛阳汉魏洛阳城太极殿遗址的发掘清晰展示了曹魏和北魏王朝宫城核心建筑的具体形态和整体格局。随后,太极殿宫院的四至以及与周围附属建筑之间空间配置关系成为下一步的学术目标。2014——2016年底,考古人员在太极殿宫院西南角进行发掘,发掘面积总共2100平方米,获得汉代、魏晋、北魏至北朝晚期等不同时期的各类遗迹。

  学术价值 西南角的发掘是太极殿宫院的关键性节点。通过这项考察工作,使我们的学术视野扩展到围合太极殿主体建筑的整个宫院建筑群来。一方面,确定了太极殿宫院西南角的位置和建筑形式与特征;另一方面,结合以往勘察发现的三号宫门、太极殿主殿及东西堂遗址,将太极殿所处宫院的空间架构和基本平面布局初步呈现出来,显示了太极殿居中、居高、居前的重要地位,彰显了太极殿“建中立极”的建筑理念。

  荥阳明代周懿王壁画墓

  明代周懿王壁画墓位于荥阳市贾峪镇鲁庄村,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6年7月至12月对已探明的古文化遗迹进行考古发掘。截至目前,共清理西晋、唐、宋、金、明、清等各时期墓葬114座,明代寝园建筑1处,陶窑1座,灰坑10座。较为重要的是,此次考古发掘发现了明代周藩第三代第五任周王--周懿王墓,墓室内壁有大面积保存较好的彩色壁画,是目前国内首次通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明代亲王级壁画墓,具有重要意义。

  学术意义:(1)周懿王壁画墓是目前国内首次通过正式考古发掘的明代亲王级壁画墓,意义重大。(2)周懿王墓及其祔葬墓的排序方法系国内首见,为研究明代王墓制度提供了全新的材料。(3)周懿王墓位置的确定,解决了明代周藩亲王墓位的排序问题,推翻了历代文献的记载,推动了明代周藩王陵的研究工作。(4)从发掘情况来看,周懿王墓寝园建筑最后的毁坏是被大火焚毁,可能与明末农民起义军在荥阳的活动有关。(5)周懿王墓志系用王妃王氏墓志改刻,其个中原因尚需进一步探讨。

  瞅瞅专家咋解读↓

  抢救性发掘占八成

  省文物局副局长马萧林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结果。他表示,获奖项目只是全省考古发掘项目的一小部分,2016年度,全省的考古发掘项目总计有130多项,不少项目此前都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

  对于本次入选“五大”项目的特点,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执行会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孙新民研究员表示,首先是抢救性发掘为主、主动性发掘为辅,汉魏洛阳城太极殿宫院西南角遗址为主动性发掘,其他四项都是配合建设背景下发现。“从2005年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考古发掘开始至今,河南每年80%-90%的考古发掘都是为配合基本建设而进行的抢救性发掘。”

  明代项目首次进“五大”

  此外,本次入选“五大”的考古项目,从年代序列上看相对靠后,最早的是商代晚期,没有包含史前项目,而明代考古发现,是第一次入选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明代的考古发现,不止在河南,在整个考古界都是弱项。

  从区域上来说,四项发现集中在郑州、洛阳,一项在安阳,主要还是在我省文物发现的重点区域。

  孙新民同时表示,入选“五大”的诸多考古项目,考古研究工作仍在推进中。除了周懿王壁画墓因为墓志的出土、墓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四项在定性上都有工作要做,比如西朱村曹魏墓的墓主,虽然我们认定其级别很高,但具体身份还没有确定,再比如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文献当中这座城北墙上有很多门,它并不一定就叫北门,考古专家更倾向于认为它是当时的“渠门”。

  曹魏墓等多项发现将进行原址保护

  入选此次“五大”的西朱村曹魏墓等考古项目,不少在公众层面知名度颇高。其中,西朱村曹魏墓已经入选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评选的年度“六大”考古新发现。发布会上,有关专家也透露了这些项目下一步的保护与展示计划。

  孙新民表示,因为本身这些项目是抢救性发掘居多,考古力量介入之后,文物保护工作马上就提上议事日程。郑韩故城北城门遗址发现后,马上就召开了专家研讨会,确定了进行现场保护的思路,作为郑韩故城目前确认的唯一一座城门,预计下一步会建设场馆进行展示。西朱村曹魏墓,目前已经在现场建起临时性保护措施,将来也会建设博物馆。荥阳周懿王壁画墓经专家论证,因为不好搬迁,目前也已决定原址保护,具体方案正在论证。


去GooGle找 去BaiDu找 转播到腾讯微博
河南戏剧
 
关于我们 |刊登广告| 活动动态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文化传播网 豫ICP备12007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