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2日整理发布:芯片供应不足似乎没能阻挡特斯拉的步伐

时间:2022-01-12 10:25:54来源:盖世汽车
导读2022年1月12日整理发布:在受半导体短缺和全球供应链堵塞困扰的一年里,众多车企减产,延迟交付订单,甚至关闭部分工厂。相关数据显示,截

2022年1月12日整理发布:在受半导体短缺和全球供应链堵塞困扰的一年里,众多车企减产,延迟交付订单,甚至关闭部分工厂。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5日,由于芯片短缺的原因,今年全球汽车市场累计减产量为1012.2万辆,其中,中国汽车市场累计减产量已达198.2万辆,占总减产量的19.6%。 特斯拉无疑是今年汽车行业最大的赢家。

2021年,特斯拉全球销量同比增长87.4% 至 93.6万辆,Model 3 和 Model Y是特斯拉实现销量突破的绝对主力车型,两者去年总销量达91.1万辆。

芯片供应不足,似乎没能阻挡特斯拉的步伐。

秘密武器——高度垂直整合的能力

“芯片荒”下的供应链困局,为何阻挡不了特斯拉

特斯拉也“缺芯”。今年年初,特斯拉一季度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首次确认芯片出现短缺,主要缺口是微控制器(MCU)芯片。由于芯片供应不足,特斯拉在的弗里蒙特工厂甚至被迫关闭两天。

不过,特斯拉有能力缓解甚至解决芯片危机,高度垂直整合战略让特斯拉在这场芯片危机中取得了显著竞争力。

与传统汽车厂商仍然高度依赖供应商不同,特斯拉的硬件和软件自研程度比较高,具有很强的垂直一体化能力,能够做到随时沟通,随时改进。

自行研发核心组件的优势显而易见,效率始终排在第一,这也是特斯拉为什么能够比传统车企更早地了解到供应链的情况,敏捷调整选择替代方案。

特斯拉在面临停产之时,就已经开始研发替代MCU芯片和固件,最终解决MCU芯片短缺问题。不走寻常路的特斯拉,解决办法颇为硬核,直接用软件代码来支持替代芯片。

通过改写软件,特斯拉用其他芯片灵活替代短缺的芯片。 特斯拉没有对这次“重写”有过多的描述。马斯克表示,他们使用了替代芯片,然后花几周时间编写固件,这不仅仅是更换芯片那么简单,还必须要重写软件。

“重写”的背后也得益于特斯拉强大的芯片自研能力。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复杂软件大部分由该公司的工程师编写,最知名的自研芯片就是其自动驾驶芯片,其单颗芯片AI算力能够达到36TOPS,自主设计的能力使其能够灵活调整零部件。

“我们自己设计的电路板,这让我们能够快速修改设计以适应不同的替代芯片。”特斯拉的一名内部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道。

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的赫伯特·迪斯也曾称,特斯拉在2-3周内重写软件以支持替代芯片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对于其他严重依赖供应商的传统车企来说,这样的解决方案比较困难。传统车企的软件研发能力薄弱,通常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类似特斯拉这样的调整。

高度自研还有一重好处,让特斯拉与芯片制造商建立了直接的联系,而不需要经过Tier 1等中间商,缩短了供应链条和沟通的路径,从而在管理芯片库存方面占了先机。传统汽车制造商更多依赖与芯片制造商有关系的Tier 1,先于一级供应商联系,这些供应商再联系芯片制造商,效率方面大打折扣。

此外,众多供应商看好特斯拉的发展。作为智能汽车赛道的行业标杆,供应商普遍看好特斯拉未来几年的发展,业内预测2023年特斯拉的全球总产能将达到210万辆,优先供货特斯拉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现在维系好与特斯拉的关系,未来才能够持续稳定得到特斯拉的订单,更具有长远价值。

不难看出,高度垂直整合的战略,使特斯拉能够灵活调整零部件,也是其能够更加灵活地控制供应链的根本,缓解芯片荒对特斯拉量产的影响。

直营模式如何助力特斯拉应对芯片危机

“芯片荒”下的供应链困局,为何阻挡不了特斯拉

相比改写软件,直营模式在特斯拉应对芯片危机中的作用容易被忽视。

通过直营店,特斯拉可以直接和消费者面对面沟通,从而消除传统经销商模式下的信息不对称。比如,特斯拉的“减配”交车,芯片短缺又想要保证按时交付,特斯拉不得不采取相关措施,通过从其制造订单中删除一些基于芯片的功能绕过装配瓶颈,以避免交付延迟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特斯拉此前向客户交付的部分Model 3和Model Y新车缺失USB接口。

如果传统车企采取这样的办法应对供应链危机,“减配”交车,消费者可能没办法接受,直营模式下特斯拉与消费者直接沟通,信息透明,消费者的宽容度会高得多。

同时,作为唯一卖方的车企,特斯拉掌握了调价的主动权,灵活的把芯片等导致的高成本迅速传导到终端,并调整提车周期。去年11月,国产特斯拉后驱版Model 3和Model Y价格均有上调,其中,后驱版Model 3由原先的250900元涨至现在的255652元,而后驱版Model Y则由原先的276000元涨至现在的280752元,两款车型均涨价4752元。

过去一年,特斯拉在调价十几次,在中国也调价数次,消费者已经习惯了特斯拉新车价格的动态调整,缺芯导致的价格上涨并没有影响到消费者的购买需求,特斯拉的销量并未受到涨价的影响,一路上涨。

特斯拉上海工厂贡献全球约一半的产能

“芯片荒”下的供应链困局,为何阻挡不了特斯拉

在全球汽车市场产量大幅锐减的大环境下,特斯拉全球交付量能达到93.6万辆,上海工厂功不可没。

数据显示,上海超级工厂在2021年度的汽车交付量达到41.3万辆,占到特斯拉全球汽车交付量的近一半。

上海超级工厂几乎贡献了特斯拉全球约一半的产能。《经济日报》认为,“得益于高度智能化、数字化和持续提升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上海超级工厂产能进一步提升,为特斯拉打破全年交付纪录带来强大助力。在2021年第三季度,上海超级工厂Model 3、Model Y季度产量首次超过弗里蒙特工厂,提升了特斯拉全球交付速度。”

马斯克此前曾公开表示,特斯拉面临的不是市场需求的问题,而是如何更快提升产能的问题。

在交付量不断走高的背景下,特斯拉产能压力或将进一步加大。 根据上海企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信息,特斯拉正在酝酿在上海超级工厂再扩产,预计今年12月动工,明年4月完工。特斯拉未披露超级工厂在扩建后的产能,不过其员工人数将大幅提升。根据规划,本阶段生产线优化扩建完工后,生产区域将新增员工4000人,上海超级工厂员工总数将达到19000人。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项目新增了研发中心,其承担上海工厂的整车制造及零部件生产的各项性能试验工作,包括材料实验室、电池实验室等。

上海超级工厂的再度扩产,与特斯拉对其定位分不开。特斯拉将上海超级工厂定位为主要的汽车出口中心——除了承担中国市场的交付工作外,上海超级工厂还大量出口Model 3、Model Y至亚太、欧洲等地。

展望2022年,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将能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超过50%的年增长率。 德意志银行预测,特斯拉2022年将交付近150万辆汽车。

标签: